学习习哦

也叫禾黍,垃圾畚箕(?
及时享乐主义者,毫无主见跟风乱飞
喜欢吃甜食,最好是能齁死人的那种
愿意花您的时间看我的咸鱼产出是我莫大的荣幸❤

上课涂鸦之沙雕RK90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迟到一个多月的荷兰生贺。。对不起我真的不会画亲亲!!!!
高三开始忙了要咸一年了吖呜呜呜qwqqqq

favorite lyrics in SWEET CREATURE 💝

sara的video里面滴海报,,找不到原图so...自己摸了一个!最爱卷了!!
(tag私心叻

--Newtie 今天在天堂过得开心吗?


(tag 是私心qwqq
#这才不是刀真的不是
#上课摸鱼,二三事可能要等到期中考以后才能更了所以。。。最近就特别高产!!五一以后继续肝!!!等我!!

【newtmas 】平行世界里的小迷宫二三事(2)

是P2啦!为自己没有半途而废打尻!(揍

注意:
#minho 性格与原著接近哦(划重点)
#迷宫什么时候停止移动是我自己瞎编滴!请勿当真!
#这p 基本上是对话欸2333
#我爱清水。
_______  学习的分割线_________

Thomas成为行者以后就变得忙碌了,每天在迷宫里马不停蹄地穿梭,努力记下更多的位置和线索。
唯一的二十分钟休息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迷宫布满藤蔓的墙壁拿出frypan 准备的中餐一言不发地大吞大咽起来,minho 则一边吃一边在四周转来转去勘察地势。

大部分时间他们不讲话,但有时候minho 会和thomas 搭两句嘴。

“嘿,伙计”

某个平常的下午,minho 突然开口打破沉默。

“我得和你聊聊。”

“关于什么?”thomas 头也没抬,问了一句就继续解决午饭。

“newt.” Thomas 差点没一口饭喷出来,被呛了一下剧烈咳嗽着。
Minho 好像看出什么端倪一样,挑眉“别紧张,你这家伙,搞的好像你对newt 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快把你那呛红的臭脸收一收。”

Thomas 好不容易从咳嗽的冲击中晃过神来,还好minho 只是把他的脸红单纯定义为呛得。thomas 心虚地想,他盯着minho 脚边的石头,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为什么要突然说他?” Minho 耸耸肩,说道:“没什么啊,就随便问问嘛,毕竟人家幽地女神,关注总要多一些呗。”
他说女神的时候双手打了个引号的手势。thomas 即便是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不得不认同,
的确,newt 在众多男孩中总是那么耀眼。

“所以你想说什么嘛 。”thomas 有点烦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Minho 走回他身边,把碎石踢到一边然后坐下来。

“就是啊,他最近表现出了点奇怪的事。”

他转头看向thomas ,嘴里嚼个不停。
这个位置让thomas 不禁想到他初到林地的那个夜晚,他和newt 肩挨着肩背靠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遥望黑黢黢的迷宫,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不知所措的菜鸟,他也不知道是否是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对newt 怦然心动。

Minho 继续自顾自地说: “newt 这家伙,我认识他两年多了,从来没有觉得他是一个幽默爱笑的人,他总是该死的镇定冷静。”

Thomas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可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想你也看不到他的变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很开心,笑得像个蠢货,伙计,我都没有逗他笑成那样过!”

“可能是我幽默感十足。”thomas 尴尬地打趣。

“我反对,”minho 翻了个白眼,“比如你这句话,就一点也不好笑。”
Thomas 刚想反唇相讥,就被minho 的话给打断了。

“我原本以为是我想多了,直到...好像是前天晚上吧...”

Thomas 被他的叙述一下子吊起了胃口,便不再出声,静静听着。

“那天晚上我被zart 他们灌了很多‘gally 特饮’,这玩意喝一点没什么,喝多了就像在嘴里发酵了一样,尝起来就像鸡屎和草根捣在一起的混合物...对..还加了不少炭灰和辣椒。上帝,你都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妙’!gally 这个蠢货,净搞这种难喝的要命的东西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被他那该死的酒给毒死..这简直就是谋杀啊,你说是不是...”

“重点呢?”thomas 听minho 扯了一大堆皮,却迟迟没有听到newt 这个名字,忍不住问。

“这是一个前提,伙计。”minho 咬了一口三明治,含糊地继续讲道,
“要知道我喝了这种酒一点都不会醉,反倒弄得胃很难受,所以晚上我压根就没怎么睡。”

“那时候很晚了,就连迷宫停止移动也有好一会了,在我努力想让自己睡一会来补充体力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离我不远的地方传来很轻的说话声,我还奇怪是谁还像我一样没睡着的,还在讲话,于是我仔细听了一下,嗐,是有人在说梦话呢!我睡意全无,所以就悄悄走过去看是哪个shank。
你知道我想说的是谁,thomas ,当时我想,噢!我们的小newt 居然会说梦话!这太搞笑了!要是发出响声不会把他们吵醒,我准会笑得满地打滚的。
然后我就想听听他在咕哝些什么东西,这肯定会变成一个笑柄的。”

Minho 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用他眯得不能再小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thomas 。
“哦,你可真会设置悬念。”thomas 嘲讽道。实际上他已经恨不得立马知道newt 的梦话内容了。

“别介意,老兄,”minho 有点好笑,“因为下面的话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Thomas 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但又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喉咙,像个听鬼故事听到恐怖之处屏息准备尖叫的小学生。

“他先是呢喃了几句我也听不清楚的话,接着就变得清晰了一点。从他破碎不成篇的单词里我听出来几个,好几个都是你,thomas 。”

Thomas 有点愣,尽管这好像没有很超乎他的意料。

“嗯..不对,他叫的是tommy,好吧,newt 专属thomas 称呼,对我来说太腻了。”minho 呲牙搓了搓胳膊,thomas 被他的动作逗得笑出声。

“然后呢,他开始连续说话了,刚刚开始一直在叫tommy tommy 的,我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看上去也不像在做噩梦哪,可是只有危险和逃命的时候你 才能派得上用场,还有什么可以让newt叫半天无聊的thomas 呢?”

“嘿,你可不能这么说”thomas 抗议道“当事人在场!”
“好吧,总之我很好奇他到底梦到了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下面他说的话更有趣呢,他说得很轻,更像是呜咽的恳求,所以我不得不俯下身子去听..”

“你猜他说了什么?”minho 又该死的留了一个悬念,这让thomas 像一匹饥饿的狼吃肉吃到一半突然被人抽走一样急切。

“什么啊!”

“Don't leave me alone.”

Thomas 还是惊呆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狂喜,不过他当然没有表露出来。

“wow ....that's.....”

“别急,还没完,他接下去又说了please stay 之类的词,oh my God,听得我脸都红了,想不到newt 的梦如此丰富,都可以写一部言情小说了!”minho 拍着胸口,一脸坏笑地看着余震中的thomas ,
“过了好一会,他都在沉睡之中,我要是你,thomas,肯定会为newt 对你的爱慕而感到高兴。”

“你胡说什么....”thomas 真的开始脸红了,便不再看minho 的脸。

“然后他突然轻笑了一下,”minho 没理他,继续说,“他说了一句‘me too .’”

Thomas 沉默了,脑内闪过一万种可能,他思索着这个me too 的含义 。 Newt 的梦话信息量太大了,thomas 有点接受不过来。
minho 说得没错,再多点剧情,简直都能拍部电影了。

“what do you think ,uhh?”minho 笑得越来越贼兮兮,“是不是很劲爆?”

Thomas 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条件反射的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newt 满面春风的,就觉得可能和昨晚的梦有关,于是我跑过去问他昨天梦到了什么啊,他就对我神秘地笑了笑,却什么都没说,然后就跑去叫你起床了。”

Thomas 认真回忆了一下昨天早上的情景。每天早上newt都有叫他起床的习惯,这似乎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义务了。newt却称其为“要让新的行者适应早起的时间”。
大伙都觉得没什么,可thomas 却把这当成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没有之一了 ,谁不喜欢早晨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心上人的脸呢?
自从他对自己承认了对newt 的感情之后thomas 变得更加嚣张了,有时候他甚至会装睡,自私地想多听一会newt “tommy,wake up .”温柔的声音,然后再装作刚从梦中苏醒的样子,眯着眼看newt 微笑的脸,说一声“morning ”
那时候他就会在心里想,要是他是我的就好了。 在他向newt 表白的那个晚上以后,newt 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去叫thomas,只不过语气中带了一丝犹豫和羞涩,这叫thomas 有点不甘心,占有欲越来越强烈。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newt 这个人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而无所作为。

“休息时间过了,我们跑吧!”minho 站起来拍拍裤子,把thomas 拉回了现实。

“等等....那newt 他.....”

“嘿,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出来而已,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minho 打断他,一脸无辜地举手,“用你那聪明的脑袋瓜想想吧,老兄,我可帮不了你咯。”

说罢,他便转身向另一条通道跑去。

Thomas 一直以来都不知道newt 对他的感觉,但那天晚上newt 离开后他琢磨了很久,也慢慢消化了newt 的暗示,再加上minho 告诉他的话,还有newt 对他的态度...一点点碎片组合在一起,thomas 有了点头绪。他犹豫片刻,也站起身,追了上去。

TBC.

【newtmas 】平行世界里的小迷宫二三事(1)


看完原著之后很不甘心就这么结局了就心血来潮肝了一p,之后还会有很多p(这不是一个flag !
大概是把自己很多美好又普通的幻想都寄托在这里了,剧情烂的一批,写第一部的基本上就是t单方面表白→第二次表白及初吻→公之于众 这样的发展啦请别嫌弃!

注意:#minho 的性格偏向原著,骚话连篇的那种(不

#大概有点ooc ,确确实实是通篇的清水。

#real小学生文笔!(划重点
没屁放了,来正文!
________学习的分割线______
在牢房的那一夜过得相当漫长,thomas 被各种问题和想法困扰的辗转反侧。鬼火兽狰狞的面孔历历在目,ably还在昏迷当中生死未卜,守护者们为他激烈的争吵,还有newt 看向他的那个信任的眼神...

thomas惊奇的发现他关心的这么多复杂的事情当中,关于newt 的占的比重最大。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种感觉奇奇怪怪的,他脑内时不时就会闪现那个金发男孩的脸,心里就像有一座活火山轰隆作响随时准备喷发一样。
他为什么帮自己?为什么把信任交给自己?

在thomas 和自己乱成麻的思绪纠缠的时候,牢房外面隐约传来脚与草地的摩擦声。thomas 本能的警惕起来,他抬起头盯着那处时隐时现的亮光, “谁在那?” 光靠的越来越近了,最终那个人举着火把出现在thomas 的视野里,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是newt 。thomas 的心莫名其妙的紧了一下。

“hey,greenie.”

“我叫thomas. ”thomas 出于无意的纠正他 ,但没有直视他在火光中熠熠的双眼。

“好吧tommy,只是开个玩笑。”newt的声音总是出奇的温柔。他蹲下来,好让自己看到他“你在这感觉怎么样?”
“糟透了”thomas瞥瞥嘴“不过在这听不到gally该死的呼噜声,我还挺乐意的。”newt哈哈大笑,thomas 想这也许是个聊天的好开端,他正愁睡不着觉呢,更何况来者是newt。

“你怎么还没睡,出来‘散步’?” newt 收住笑声,挑眉说到“我只是来检查下我们的greenie第一次在牢房待着是否一切正常,没有被外面的小动物吓得哭着要找妈妈之类的。” “这么说你是来特意来看我的咯?”thomas 故意无视了他的玩笑话。

“要是你真这么想,那就是呗。”newt 一脸无辜的耸耸肩。 幸好牢房里的光线很昏暗,不然newt肯定可以看到thomas 笑得像个傻蛋。
Newt 垂眸,thomas 不知道他看向哪里 “you know what,虽然你的行为并不是很明智,但是啊,tommy,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特别。”

“什么?”

“每个月送上来的shank,他们全都成为我们这里普普通通安分守己的空地人。而你,tommy,才来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能闯进迷宫,甚至活过一晚,还救出了minho和ably...我有预感,自从你来到这里,事情就在向可以控制的方向发展。”
thomas 听不出来他是在安慰他还是说真心话,至少他和他想的不同,事情正在变的更加复杂化。于是他苦笑了一下,“也许你是对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thomas 瞥见newt 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嘿,”他不想让好像没有话要说了的newt这么早离开,“今天早上,还是想谢谢你。说实话,没你在那些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Newt 轻笑,“gally这家伙也许很古怪..但他本意不坏,他只是想保证大家的安全,就是方式太激烈了点...你知道的。”

“我知道。”

“tommy,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带待在这个鬼地方,总有人要打破陈规从这出去,不是吗?”

Thomas 很高兴newt 和他在这点上的想法一致。于是他接下了newt 的话,“而我就是那个人。”
“答对了。”newt笑起来,他的笑脸真的是整个夜晚比火把还最更令人温暖的东西了,thomas 暗想。

两人再一次变得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周围树林里的虫鸣和火把燃烧的噼啪声,还有newt 浅浅的呼吸。

好像有魔力一般,thomas 凝视newt的脸,绰隐斑驳的光像流动的蜜蜡一样笼罩着他,让他看起来像个完美的艺术品。美极了,thomas 心中暗暗尖叫。
他盯着newt 走了神,对方也正看着黑暗中的自己,用那种温和的眼神,能让thomas 贪婪地想被盯上更久,他几乎要被newt 眼里的深邃吸走了魂魄。

不知怎么,周围的空气似乎开始流动的愈发缓慢粘稠。thomas 突然感觉到newt的手轻覆上他抓在竹子扎成地牢房门上的手。动作很轻柔,却很坚定,像一股无声息的暗流不可抗拒地吞没他。
这个举动使thomas 大为惊讶,一下子回过神来,心中开始莫名地紧张。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也许只是空地人传递感情地一种方式,但他就是不能克制自己的紧张。

随后thomas 的手也跟着松开栅栏,追随newt的手将它牢牢牵住。他发誓这绝不是他故意这样的,可惜他的大脑发出的指令毫不顾及他苍白无力地解释。

再然后他们的十指就紧紧相扣了。不知是thomas 用的力还是newt用的力。

Newt 的手有点凉,有点潮湿,且很骨干。他太瘦了,thomas 有点心疼。 “look tommy ”他突然的发话让thomas 从朦胧中回到现实,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话语上,尽量不去看他们十指相扣的暧昧动作。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一直站在你这边,好吗?”

柔和的声音像埋藏在thomas 记忆深处的某个温暖的东西轻轻叩击他的心。
说到“永远”和“一直”这两个词的时候,newt 把thomas 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就像是在强调什么。 他的眼睛自始至终一直盯着thomas 的,好像要洞穿一切,直击他的灵魂。thomas 看到他眼中的坚定..和另外一种thomas 无法揣摩的复杂情绪...他的脸在飞速升温,还好周围很暗。

“谢谢你,newt.”thomas 回答地有些敷衍,他努力压制内心那座火山的疯狂涌动,“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Newt 莞尔,再次捏了捏thomas 发烫的手然后松开站起身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你赶紧休息吧,明天开始你就是一名行者了,这注定会很累的。”

Thomas 只能看着newt 转身离开,然后光亮一点一点消失,直至黑暗吞没一切,也吞没着他的心。


不要走,newt ,不要离开我。


Thomas 的内心在大声喊叫,在渴望newt 的转身----他就要失去这个机会了。

他承认了,他第一眼在人群中看到的newt,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当众人围着篝火而他们坐在无人的角落喝酒谈天,他的视线不能移开newt 在火光映衬下的笑脸,还有在守护者集会上坚定不移地帮助自己时认真的样子...
他承认了,每一个瞬间他都在心动。那种突然被什么东西揪住心脏的感觉,卡的他不能呼吸。

“..别走...newt..” Thomas 低吼,声音不大但足以让newt 听见。他只感觉肾上腺素不停的往脑袋上涌,好吧,他已经不能克制呼之欲出的情感了。他想让newt 知道。憋在心里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草地上沙沙的脚步声停住了“怎么了?” 然后沙沙的声音又开始接近,他走回来了。 当newt 再一次出现在thomas 眼前的时候他呼吸一滞,仿佛多年未见,又宛若初见。

“你没事吧tommy ?”

“newt ...”thomas 觉得自己快窒息得死去了,“我想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说吧,我听着呢。”

“我喜欢你,newt.” Thomas 觉得时间静止了,甚至连newt 的表情都静止在脸上。他的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跳着,就连前一晚在迷宫逃命都没跳这么快。
Newt 的脸上的表情微妙地变化了一下,随即被他用笑意掩盖了。他开玩笑似地说:“我也喜欢你啊tommy.” thomas 有点急切,干脆破罐子破摔地解释“我是认真的,newt,我的那种喜欢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我的意思是...”他在脑海中搜索着恰当的词汇,但是他好像找不到一个能说服newt 的正确表示。
“行了,”newt 打断了他。thomas 直勾勾地盯住newt 在摇曳的橙色中的脸,像一个期待得到正确答案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newt 的脸好像微微泛红,“谁不是呢,...睡觉吧菜鸟。”
然后newt 就急匆匆地走了 留下thomas 呆滞在黑暗里,和那句意味不明的话。



TBC.

(悄咪咪吐槽:要是语文作文也有这么多灵感就好了qwqqq

不知道从哪个太太那抱来的图,然后用我宛如残废的手指做了一波黑科技,远看效果还不错√hail dylmas!!!


在小迷宫圈咸鱼很久了于是胡乱摸了一张求不嫌弃!!!

呜哇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画完才发现自己把newt天使的裤子颜色上错了ummm没看见没看见(´°̥̥̥̥̥̥̥̥ω°̥̥̥̥̥̥̥̥`)

这只妈的智障狗实在有点超出我的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