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哦

也叫禾黍,垃圾畚箕(?
及时享乐主义者,毫无主见跟风乱飞
喜欢吃甜食,最好是能齁死人的那种
愿意花您的时间看我的咸鱼产出是我莫大的荣幸❤

爱上人类可以有机会转型欧!(荷兰傻)

在学校写了一篇以温暖的尸体梗的文(没错我就是想弃坑了!)很久之前就想写了然后居然有太太写了而且写的贼好!但是咸鱼的我还是决定试一试,因为觉得自己文笔很差所以就破罐子破摔地用小学生文笔写了!细腻的描写真的做不到(躺
人设是人类傻丧尸荷兰,用荷兰角度来写。因为考虑到荷兰的话唠属性所以用他的角度写可能会有很多废话嗯嗯就这样,依旧会很多p但我坚信不会再弃了!!
明天有好多人要开学哪,所以今天先发一点粗来!开学快乐~

—————————————学习的分割线——————

有脑洞就写!

我睁开眼睛,隐约看见天花板上破碎的灯和被扯出的电线,这真是一个幽暗的环境。但我可以感受到丝缕亮光从我的左边溜进来。唔...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破地方?!我可以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呈大字瘫在地上。尝试动了动我的手指,可以抬起来,只不过感觉到手上有什么又凉又黏的液体触感。那是什么?真恶心,接着我花了很久很久来感受我的四肢,他们都可以动。然后再用更长的时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平生第一次感觉自己有那么重,真的。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我下意识的抬起手看查看刚才感受到的不明液体。fuck!!!是血!!我被吓得连连后退,然后右脚重重地踩到一个东西,那东西居然咔啦一声,好像什么断了一样。我猛的低头,holy shit!!!!一只手被我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而这只手的主人脸朝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整个人都浸在血泊里,我赶紧缩回脚,惶恐让我连爆两句粗口,奇怪的是我没有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感觉,甚至...等等,我他妈根本就没在呼吸!?搞什么!?我迅速检查我的全身,手臂,腿,脸上,凡是裸露的皮肤都有触目惊心的伤口,黑红的血液早已凝固,但还是可见伤口之深,可怕的是我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真是见了鬼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向有光亮的出口移动,可是做到的只有摇摇摆摆的向前挪动,双手像灌了铅一样的在身体两侧荡来荡去。活像个傻子,我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段路可真漫长,看起来像某个被扫荡过的等候大厅。排椅全都被掀翻,玻璃碎成一地,地上横七竖八倒着人的尸体,虽然我什么也闻不到,但是还是可想而知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饿。

终于到达室外,我被落地玻璃窗上倒映出的那个我的样子惊呆了。皮肤苍白,如果没有污垢的话在太阳光下简直可以反射甚至透过皮肤看见隐隐的青紫色血管。一种非常不健康的颜色。我的棕色眼睛很无神,原本我引以为傲的焦糖色也被蒙上一层说不清的白色朦胧。嘴唇干裂到发紫,再衬上斑驳的血迹在被建筑遮挡的阴影里显得越发诡异。wtf???我抬起沉重的手放在鼻子下感受是否有鼻息,放在胸口感受是否有心跳。

好的,可以确定一件事,我死了。

至于为什么我还站在这里,应该就是我变成一个活死人。要么就是被别的丧尸咬了,要么就是被某种病毒感染致死。两者我都不喜欢,但如果真的要选的话,我宁愿是后者,被丧尸咬了变成丧尸听着也太弱了点。令人欣慰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快接受了我死掉的事实,听起来有点难以置信,有点不真实,但我的心脏我的样子和我的感官告诉我必须接受现实,尽管这这个样子很丑,丧尸真的没心没肺,我完全不care我生前怎样或者有没有亲人,因为我什么也不记得,包括我的名字。

我不能从我的思想中刨出任何感情元素,简直可以用一片空白来形容,我只是简单的思考。要是我还是个人类就会有很多复杂的情绪纠结成团,可我现在一根都没有,emm,实话说还是有点小小的吃惊。我挪动身体,慢慢从阴影里移动到阳光下,抬起头来,发现我居然可以直视太阳。那个散发着强烈的光的球体把温暖洒在我的身上,可惜,我感受不到。

盯着眼前这块几乎望不到边的地方,不远处停着一辆小小的飞机,那么这里应该是个机场了,作为僵尸这点基本常识还是要有。

——ummtbc...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