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习哦

也叫禾黍,垃圾畚箕(?
及时享乐主义者,毫无主见跟风乱飞
喜欢吃甜食,最好是能齁死人的那种
愿意花您的时间看我的咸鱼产出是我莫大的荣幸❤

【newtmas 】平行世界里的小迷宫二三事(2)

是P2啦!为自己没有半途而废打尻!(揍

注意:
#minho 性格与原著接近哦(划重点)
#迷宫什么时候停止移动是我自己瞎编滴!请勿当真!
#这p 基本上是对话欸2333
#我爱清水。
_______  学习的分割线_________

Thomas成为行者以后就变得忙碌了,每天在迷宫里马不停蹄地穿梭,努力记下更多的位置和线索。
唯一的二十分钟休息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迷宫布满藤蔓的墙壁拿出frypan 准备的中餐一言不发地大吞大咽起来,minho 则一边吃一边在四周转来转去勘察地势。

大部分时间他们不讲话,但有时候minho 会和thomas 搭两句嘴。

“嘿,伙计”

某个平常的下午,minho 突然开口打破沉默。

“我得和你聊聊。”

“关于什么?”thomas 头也没抬,问了一句就继续解决午饭。

“newt.” Thomas 差点没一口饭喷出来,被呛了一下剧烈咳嗽着。
Minho 好像看出什么端倪一样,挑眉“别紧张,你这家伙,搞的好像你对newt 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快把你那呛红的臭脸收一收。”

Thomas 好不容易从咳嗽的冲击中晃过神来,还好minho 只是把他的脸红单纯定义为呛得。thomas 心虚地想,他盯着minho 脚边的石头,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为什么要突然说他?” Minho 耸耸肩,说道:“没什么啊,就随便问问嘛,毕竟人家幽地女神,关注总要多一些呗。”
他说女神的时候双手打了个引号的手势。thomas 即便是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不得不认同,
的确,newt 在众多男孩中总是那么耀眼。

“所以你想说什么嘛 。”thomas 有点烦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Minho 走回他身边,把碎石踢到一边然后坐下来。

“就是啊,他最近表现出了点奇怪的事。”

他转头看向thomas ,嘴里嚼个不停。
这个位置让thomas 不禁想到他初到林地的那个夜晚,他和newt 肩挨着肩背靠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遥望黑黢黢的迷宫,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不知所措的菜鸟,他也不知道是否是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对newt 怦然心动。

Minho 继续自顾自地说: “newt 这家伙,我认识他两年多了,从来没有觉得他是一个幽默爱笑的人,他总是该死的镇定冷静。”

Thomas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可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想你也看不到他的变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很开心,笑得像个蠢货,伙计,我都没有逗他笑成那样过!”

“可能是我幽默感十足。”thomas 尴尬地打趣。

“我反对,”minho 翻了个白眼,“比如你这句话,就一点也不好笑。”
Thomas 刚想反唇相讥,就被minho 的话给打断了。

“我原本以为是我想多了,直到...好像是前天晚上吧...”

Thomas 被他的叙述一下子吊起了胃口,便不再出声,静静听着。

“那天晚上我被zart 他们灌了很多‘gally 特饮’,这玩意喝一点没什么,喝多了就像在嘴里发酵了一样,尝起来就像鸡屎和草根捣在一起的混合物...对..还加了不少炭灰和辣椒。上帝,你都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妙’!gally 这个蠢货,净搞这种难喝的要命的东西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被他那该死的酒给毒死..这简直就是谋杀啊,你说是不是...”

“重点呢?”thomas 听minho 扯了一大堆皮,却迟迟没有听到newt 这个名字,忍不住问。

“这是一个前提,伙计。”minho 咬了一口三明治,含糊地继续讲道,
“要知道我喝了这种酒一点都不会醉,反倒弄得胃很难受,所以晚上我压根就没怎么睡。”

“那时候很晚了,就连迷宫停止移动也有好一会了,在我努力想让自己睡一会来补充体力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离我不远的地方传来很轻的说话声,我还奇怪是谁还像我一样没睡着的,还在讲话,于是我仔细听了一下,嗐,是有人在说梦话呢!我睡意全无,所以就悄悄走过去看是哪个shank。
你知道我想说的是谁,thomas ,当时我想,噢!我们的小newt 居然会说梦话!这太搞笑了!要是发出响声不会把他们吵醒,我准会笑得满地打滚的。
然后我就想听听他在咕哝些什么东西,这肯定会变成一个笑柄的。”

Minho 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用他眯得不能再小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thomas 。
“哦,你可真会设置悬念。”thomas 嘲讽道。实际上他已经恨不得立马知道newt 的梦话内容了。

“别介意,老兄,”minho 有点好笑,“因为下面的话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Thomas 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但又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喉咙,像个听鬼故事听到恐怖之处屏息准备尖叫的小学生。

“他先是呢喃了几句我也听不清楚的话,接着就变得清晰了一点。从他破碎不成篇的单词里我听出来几个,好几个都是你,thomas 。”

Thomas 有点愣,尽管这好像没有很超乎他的意料。

“嗯..不对,他叫的是tommy,好吧,newt 专属thomas 称呼,对我来说太腻了。”minho 呲牙搓了搓胳膊,thomas 被他的动作逗得笑出声。

“然后呢,他开始连续说话了,刚刚开始一直在叫tommy tommy 的,我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看上去也不像在做噩梦哪,可是只有危险和逃命的时候你 才能派得上用场,还有什么可以让newt叫半天无聊的thomas 呢?”

“嘿,你可不能这么说”thomas 抗议道“当事人在场!”
“好吧,总之我很好奇他到底梦到了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下面他说的话更有趣呢,他说得很轻,更像是呜咽的恳求,所以我不得不俯下身子去听..”

“你猜他说了什么?”minho 又该死的留了一个悬念,这让thomas 像一匹饥饿的狼吃肉吃到一半突然被人抽走一样急切。

“什么啊!”

“Don't leave me alone.”

Thomas 还是惊呆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狂喜,不过他当然没有表露出来。

“wow ....that's.....”

“别急,还没完,他接下去又说了please stay 之类的词,oh my God,听得我脸都红了,想不到newt 的梦如此丰富,都可以写一部言情小说了!”minho 拍着胸口,一脸坏笑地看着余震中的thomas ,
“过了好一会,他都在沉睡之中,我要是你,thomas,肯定会为newt 对你的爱慕而感到高兴。”

“你胡说什么....”thomas 真的开始脸红了,便不再看minho 的脸。

“然后他突然轻笑了一下,”minho 没理他,继续说,“他说了一句‘me too .’”

Thomas 沉默了,脑内闪过一万种可能,他思索着这个me too 的含义 。 Newt 的梦话信息量太大了,thomas 有点接受不过来。
minho 说得没错,再多点剧情,简直都能拍部电影了。

“what do you think ,uhh?”minho 笑得越来越贼兮兮,“是不是很劲爆?”

Thomas 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条件反射的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newt 满面春风的,就觉得可能和昨晚的梦有关,于是我跑过去问他昨天梦到了什么啊,他就对我神秘地笑了笑,却什么都没说,然后就跑去叫你起床了。”

Thomas 认真回忆了一下昨天早上的情景。每天早上newt都有叫他起床的习惯,这似乎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义务了。newt却称其为“要让新的行者适应早起的时间”。
大伙都觉得没什么,可thomas 却把这当成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没有之一了 ,谁不喜欢早晨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心上人的脸呢?
自从他对自己承认了对newt 的感情之后thomas 变得更加嚣张了,有时候他甚至会装睡,自私地想多听一会newt “tommy,wake up .”温柔的声音,然后再装作刚从梦中苏醒的样子,眯着眼看newt 微笑的脸,说一声“morning ”
那时候他就会在心里想,要是他是我的就好了。 在他向newt 表白的那个晚上以后,newt 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去叫thomas,只不过语气中带了一丝犹豫和羞涩,这叫thomas 有点不甘心,占有欲越来越强烈。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newt 这个人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而无所作为。

“休息时间过了,我们跑吧!”minho 站起来拍拍裤子,把thomas 拉回了现实。

“等等....那newt 他.....”

“嘿,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出来而已,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minho 打断他,一脸无辜地举手,“用你那聪明的脑袋瓜想想吧,老兄,我可帮不了你咯。”

说罢,他便转身向另一条通道跑去。

Thomas 一直以来都不知道newt 对他的感觉,但那天晚上newt 离开后他琢磨了很久,也慢慢消化了newt 的暗示,再加上minho 告诉他的话,还有newt 对他的态度...一点点碎片组合在一起,thomas 有了点头绪。他犹豫片刻,也站起身,追了上去。

TBC.

评论(2)

热度(41)